<<返回上一页

薄熙来之外 还有更大“独立王国”(组图)

发布时间:2018-03-05 15:07:01来源:未知点击:

近日中共党媒屡提「独立王国」时评人士盘点了中共治下各式「独立王国」,并指中共将全中国变成了独立于普世价值之外的特大「独立王国」,而且是最毒的 11月23日,时政评论人士崔士方发表文章<说说「独立王国」之毒> 文章说,中共官媒的最近的报导中,「独立王国」的说法屡屡冒头如《重庆日报》11月20日的头版文章点名「薄熙来自立旗帜、标新立异,搞独立王国」;今年3月的《中国纪检监察报》也报道称,谢晖主政新疆教育矫治局(原劳教局)和监狱管理局期间,此两局如「独立王国」,在人、财、物等方面长期独立于司法厅之外 文章说,各式「独立王国」的存在,在中共历史上实属司空见惯如文革之初,北京市委就被毛泽东视为「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和前铁道部,都是外界眼中「独立王国」的典型 中共治下的「独立王国」有多种,「独度」最深的一种,是自成一个小圈子,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甚至有自身的公检法系统前铁道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即属于此类 「独度」次之的是天津港这样的特殊地盘因同时受交通部和天津滨海新区的双重管理,结果「都管」变成了「都不管」,天津港大爆炸悲剧与此有很大关联 还有各种官家垂直管理系统,如工商局、国税局等,其「独」的原因是办公地虽然在地方,但地方政府对其却没有多少支配的权力,俨然成了一块「飞地」 文章说,上述三种「独立王国」是体制造成的而薄熙来之流搞「独立王国」,则更多是个人因素造成的当局清理薄熙来的「遗毒」,与清理其「独立王国」,实际是针对同一个问题「独」是皮,保护了「毒」,所以,去「独」也等于是去「毒」 文职指出,中共治下的中国,其实也是一个特大号的「独立王国」中共借助极其邪恶的政治运动和洗脑宣传毒害中国民众,使用网络封锁把中国人思想都囚禁在共产「局域网」里,独立于普世价值、民主法治之外即使你人出了国,甚至移民,思想却仍然困在这个赤色铁笼子中 从本质上来讲,此「独」不除,中国人就还是这个邪恶「共产独立王国」的一分子阅遍古今中外所有的「独」,必须承认,中共刻意营造的这个「独」确是最毒的 薄熙来经营「独立王国」准备夺权 薄熙来在重庆时,大搞「唱红打黑」,没有经过当时主政的胡锦涛,就擅自掀起了一场文革复辟的政治运动,这在中共历史是极其少见 周永康和一众江派高官或到重庆助阵,或在北京和各地应和,一时间重庆风头盖过了北京,俨然成了中共“第二中央” 重庆的「唱红打黑」,同时掀起了中共内部一场「路线之争」,其背后则涉及中共最高权力的博弈「唱红打黑」被指薄熙来借以冲击中共总书记职位的策略 2011年11月,趁胡锦涛出国之际,薄熙来甚至越权在重庆举行军事演习当时的中共国防部长梁光烈、成都军区的和西藏军区的司令员、政委、附近省的省长都去看军事演习,这可说是犯中共大忌的事情,当时被认为是准备夺权的一场预演,引起胡温的激烈反应 新华社的报导称,2011年11月10日,成都军区国动委第六次全会实兵演练观摩的人除了薄熙来,还有中央军委委员、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梁光烈,成都军区司令员李世明、政委田修思、副政委刘长银、参谋长艾虎生、西藏军区司令员杨金山、军委办公厅副主任宋丹、总参作战部副部长王津、总参动员部副部长张汝涛、国家国动委综合办公室专职副主任田义祥、总政群众工作办公室主任汤奋、总后军交运输部部长张伟、国家经济动员办公室主任周建平、成都军区副参谋长苏巍、政治部副主任郑道光、成都军区空军副司令员林杰、重庆警备区司令员朱和平、政委梁冬、驻渝某部部队长许勇、政委刁国新、云南省军区司令员张肖南、贵州省军区司令员李亚洲、四川省军区司令员凌峰等 从上述的名单中可以看出,助薄阵容的广大,中共历史上都并不多见 当年中共90周年庆典期间,薄熙来率领重庆“红歌”歌唱团到北京表演中共军队总政治部主任李继耐,战略导弹部队第二炮兵司令员靖志远出席了演唱会,并跟薄熙来一起登台同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2012年2月15日,《华盛顿时报》发表的资深媒体人戈茨(BillGertz)的报导援引美国官员的话说,出逃美国大使馆的王立军向美国方面提供了中共高层腐败的材料,其中包括薄熙来的材料其中一名官员说,材料还涉及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还有薄熙来这些强硬派如何想整垮习近平 据北京消息人士称,薄与周拟定了一个完整的攻击习近平的计划,该计划在中国新年后实施计划是通过海外媒体释放出对习近平的各种指责和批判,削弱习近平的权力,然后帮助薄熙来接任政法委书记薄熙来掌握武警、公安系统后,时机许可时,强迫习近平交权 而外界分析,薄周政变背后,是江泽民和曾庆红的谋划江曾在中共十七大准备推薄熙来接替胡锦涛,但和胡温博弈的结果是第三方习近平上位因此,江曾开始算计没有帮派背景的习近平,密谋推翻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