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赵乐际再接替王岐山一职务 国监委玄机尽泄(图)

发布时间:2017-06-03 02:31:01来源:未知点击:

赵乐际接替王岐山的中纪委书记后不到1个月,又接过其深化国监委改革领导小组的头衔,显示赵乐际极有可能出任即将成立的中共国监委主官有分析指出,与国家监察委对应的《监察法》(草案)公布,机关尽泄 据中纪委网站11月15日消息,11月13日,新疆开会传达中共中纪委书记、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领导小组组长赵乐际在「全国推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动员部署电视电话会议」的讲话 据此前官方报道,这个会议于11月11日在太原召开,由赵乐际主持,但当时各党媒的新闻稿里,并没有提到赵乐际的组长身份 去年11月,北京当局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设立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同时,中共中央成立了深化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领导小组该小组的首任组长是时任中纪委书记王岐山,首任办公室主任是中纪委副书记杨晓渡 当时的各界分析认为,这个国监委是为王岐山量身定做,显示王有可能在中共十九大后以监察委主官的身份留任政治局常委 不过,王岐山最终在十九大的政治博弈中退出常委官方在十九大前也透露,中纪委和国监委是合署办公,预示着新任中纪委书记赵乐际很可能将兼任国监委主官 但是,毕竟明年3月的中共「两会」未到,国监委人事仍然留有一些悬念曾有海外党媒分析,中纪委二号人物杨晓渡破例进入中共政治局,也有可能兼掌国监委,辅佐赵乐际 日前,官方公布了赵乐际已经接替王岐山的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领导小组组长职务,很可能预示着未来国监委将由赵乐际担任首任主官 崔士方:国监委吞并反贪局,中纪委有了侦查权 11月7日,与国家监察委对应的《监察法》(草案)公布 时政评论人士崔士方的文章比较了王岐山主导的《监察法》与之前的《行政监察法》,总结了几点不同,其中之一就是国监委吞并了检察院反贪部门的监察委,权力大大增强,其中最为突出的是增加了侦查权 文章说,中共的检察院反贪局与公安局都具有侦查权,只是前者一般侦查「官」,后者一般侦查「民」 在中共治下,虽然侦查权经常被被公安、国安滥用,但纪检系统作为党务部门,与侦查权却从来似乎有条楚河汉界,案件的侦查借助司法机关来执行 但在监察法草案中却首次出现了「侦查」,即:检察机关认为需补充核实的,应退回监察机关补充调查,必要时可以自行补充侦查其他地方只提调查但这唯一的一次提及侦查,就已机关尽泄——监察委是有侦查权的 另外,原来《行政监察法》中的「双指」(类似中纪委的「双规」)变成了留置 也就是说,新的监察委未来实际上具有了侦查和拘留权,只不过监察委明确是党务机构,所以名义上不能「侵占」司法机关的权力而已 北京继续高调反腐,王岐山的下一站是…… 世界日报17日文章指,虽然十九大上党代表们称,反腐大业要更上层楼,要大力推进制度性反腐,要集中力量解决反腐"最后一公里"问题 但有分析认为,王岐山之后的中纪委,不可能再像过去五年王岐山那样反腐"没有上限",其刀口会向下,主要打击中低层贪腐官员,而非面向元老和高层级的领导人,即:反腐将集中全力向基层推进,主要解决和群众生活最接近的基层官员腐败问题 世界日报文章分析指出,王岐山可能在明年中国两会后,接任中国国家副主席,在外事领域继续发挥其独特作用根据分工,国家副主席同时兼任中央外事领导小组副组长王岐山出任中纪委前具有国际视野和国际事务经验,在胡锦涛政府曾任副总理,也是"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的中方代表 王岐山如无法接掌新成立的国家监察委,两会后出任国家副主席也面临很大障碍由于中共党内有政治局常委获任和连任"七上八下"的不成文规矩,王岐山不以常委身分而能接任国家副主席,必须说服同等情况下已裸退的党内大老,殊非易事况且,这也可能授人以柄,被指王"回炉"有恋栈权力之嫌这是"习家班"如有意这样安排须先克服的障碍 有观点认为,虽然没有「救火队长」王岐山那样的政绩,但赵乐际曾掌握着各级政府和行业的人事大权此前五年,数量庞大的副省部级官员的任免、布局、考察、审核均由中组部完成这或更有利于赵乐际反腐 赵乐际压力大 11月17日,海外党媒《多维网》有文章分析新任中纪委书记赵乐际面临的难度文章认为,前任王岐山反腐取得大量成就,赵乐际可谓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如何在高起点上将反腐延续下去并不断完成王岐山的「下一步」,是赵乐际面临的最大挑战 文章认为,周永康等「野心家」归案是王岐山的一大「反腐成就」,但如何防「野心家」则是赵乐际的一大挑战 王岐山在任期间,大部分官员都是以贪腐罪名落马直到今年9月25日,北京举行十八大「成就展」,孙政才和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令计画同框出镜,被称为「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的双重腐败分子」,其后又有「阴谋篡党夺权」和「野心家」的说法,这是自1976年「四人帮」倒台后的40多年来,首次出现的措词,「政治腐败」已重回官方表述 文章引述分析人士认为,反「政治腐败」比反「经济腐败」的难度要大很多,一是「政治腐败」往往是你死我活的斗争,所以腐败者必然会做得非常隐蔽,不到万不得已不会露出丝毫迹象;二是「政治腐败」因犯罪率低,所以应对经验很少,不像惩治「经济腐败」那么「轻车熟路」;三是「政治腐败」往往比「经济腐败」盘根错节得更深更远,因其「牵一发而动全身」、可能导致政局不稳带来社会动荡而处理起来极为棘手,并且「政治腐败」的「遗毒」更广,如「薄王遗毒」等 另外,王岐山离任前,已筹划明年正式组建「国家监察委」,也为赵乐际准备了大量要做的「制度反腐」的有人比较过十八大「首虎」和十九大「首虎」的级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