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习近平李克强想巩固权力 这三项是硬指标

发布时间:2018-02-02 01:07:01来源:未知点击:

习近平与李克强将于18大后成为中共第五代领导人,然在「攘外」解决诸多政经社会议题前,习李体制首要需「安内」,而这有三个最根本的权力巩固问题必须先解决   习李体制首要面对的权力巩固问题来自党内胡锦涛是否继续兼任中共中央军委主席、常委人数是七人或九人以及是否隔代指定下一代接班人等三个因素,是观察未来五年习李体制运作的关键   传胡将全退 枪桿子交给习   党指挥枪是中共权力运作传统,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与军委主席「三位一体」,则是观察中国最高领导人权力是否巩固的制度性指标问题是,前中共总书记江泽民于2002年「16大」后,仅交出党与国家两职务,却保留军委主席一职,直到2004年4月,才将军委主席一职交予胡锦涛   江当年「半退」的理由据说是:扶上马、送一程但胡锦涛1999年已接任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一职,距16大已有3年,压不住军队的说法令人怀疑,故当时外界认为江意图透过军委主席继续影响政局然江的半退,导致军队出现了要服从党的总书记胡锦涛、抑或军委主席江泽民的制度性争议胡在18大后是否也选择半退,攸关习近平能否掌握军队、握稳枪桿子   目前外界对此看法不一,持政治继承制度化观点的学者认为,胡锦涛应该全退以避免军队服从出现争议,何况江当年的半退属特例;至于抱持党内派系斗争角度的学者则判断,胡会比照江半退模式「监军」,以确保团派不受清洗   7人或9人 涉及利益分配   第二个观察点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人数,此又与是否隔代指定接班人的问题相关就中共党史看,政治局常委人数7至11人均有过,并无制度性的规定,9人制是16大后出现,与江泽民有关   16大后政治局常委多了2人,外界多认是党内派系利益摆不平,江为避免江系人马遭政治清算,透过扩大常委人数以制衡胡温体制;基于此,今年上半年即陆续有讯息披露,18大时将回复7人制   7人或9人除涉及党内利益分配外,更影响第6代领导人是否隔代指定的问题综观中共党史,接班人问题从未制度化,前1、2代不说,江泽民是六四后邓小平临时钦点,胡是邓小平隔代指定   再看习近平与李克强,虽外传两人在15大时已进入接班人考核名单,当时习的名次落后李,然在17大前,习近平快速窜升,取代李克强成为国家接班人,背后仍是政治权力角力下的结果   接班人不定 党内角力不断      18大后的政治局常委会若无隔代指定人选,恐会造成习李体制的党内权力斗争不断问题   年龄是一门槛张德江、俞正声、王岐山乃至刘延东等,年龄偏高,若顺利入常,则是「一届常委」;而依照「68线」内规,至19大时均需退休   依目前外传入常名单看,因至少有3位常委在19大时需退,18大后的未来5年大陆政局,习李体制首要解决的是19大前的党内权力斗争,以及安排第6代接班人选的问题   对习李体制而言,18大后的未来5年,两人先要处理彼此间的政治磨合问题,以及各自派系的利益分配,更要平衡党内其他派系的利益;攘外必先安内,单是党内权力斗争已是习李二人大考验   习李改革 8个挑战   面对中国大陆政治经济社会问题日益增加,习李体制是否有能力处理解决,已成为中国未来10年发展的关键;对此,外界对习李的初步评价较胡温高,但不抱信心   从中共领导人世代看,胡锦涛与温家宝属于文革前大学毕业的一代,所受教育完整,但因政治经历多在中国,并适逢中国对外封闭时代,一般认为欠缺国际观,且共青团与秘书等内勤系统出身的早期背景,难以因应经济市场化与全球化的年代   习近平与李克强则属于「知青一代」,本该在校求学的年轻岁月因文化大革命而中断,并下乡接受锻鍊,在政治社会化的养成阶段,多了其他国家政治人物所没有的「中国国情」特色   此外,两人的大学教育一在工农兵大学、一在正规大学完成,且仕途均有地方大省完整历练,例如李克强曾在农业大省河南、工业大省辽宁,习近平在对台大省福建、经济大省浙江与国际大都市上海等地任职,整体视野较为宽阔   习李二人能力佳,但中国面临的是改革开放30多年的沉,必须要有超凡的能力英国金融时报去年12月31日,刊登特约评论员马国川的「影响中国改革的八个趋势」文章,简要说明习李体制未来10年的挑战八个趋势有:政府权力越来越大,司法改革偏离正途,经济增长方式难以转变,利益集团不断坐大,腐败越演越烈,思想争论激烈、社会共识破裂,社会不满累积、群体性事件频发,外部世界不确定性增强   观之这八大挑战可发现,当前的中国几乎已病症全出、无一完整,几近烂到根了!关键是,问题在哪大家都清楚,但要如何解决每个问题都牵一髮动全身   就以「政府权力越来越大」看,那就「自宫」、缩小政府权力不就好了问题是,权力增大背后是机构、人员等膨胀,政府人员作为既得利益者一环,权力缩小代表机构精简裁撤,哪一位政治人物敢动这攸关内部稳定   再看经济成长方式转变,全球都知道要技术创新,然创新需要言论自由做土壤,这是中国「创新」喊得震天价响,却只有抄袭的再创新,如当红的平价智慧手机小米机即是一例;更别提欧债下的全球经济不景气,导致中国出口下滑的影响了   路透一篇预测性评论文章也指出,习近平等人瞭解贸易与开放对中国的益处,或许经济政策是个观察点,像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先为疲软的出口领域纾困,或者加速改革其他领域经济等   此外,习李二人都有法学背景,亦有可能从司法改革先做起,比胡温更加重视「依法治国」;再来国际、亚太环境,胡温主政适逢美国将心力放在反恐战场在中东与西亚,现欧巴马已提出「重返亚洲」政策,中国新一代领导人该如何面对此变局   胡温10年前接班时,外界曾言是个改革世代,要解决改革开放20多年的后遗症;10年过去了,开放后遗症依旧存在且更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