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伊朗在马来西亚藏百万桶原油 牵出中共

发布时间:2017-08-04 16:03:01来源:未知点击:

伊朗在马来西亚藏匿原油 路透社通过对航运记录的查阅和相关采访,发现伊朗方面在夜间将原油运到马来西亚港口、装入空船,然后等候潜在的亚洲买家装载原油的船只挂巴拿马(Panamanian)国旗,停泊在避税天堂纳闽岛(Labuan),这意味着伊朗可以使用自己的船队,并可以保证将石油收入注入不景气的国内经济中 近几周,已经至少有两艘大型油轮按这种方式完成卸载,而且有更多伊朗油轮正驶向亚洲其中一艘的目的地是中国,而另外三艘装载着近六百万桶原油的油轮目的地不明 一位内部人士向路透社透露,伊朗希望在未来几个月把更多的原油转移到马来西亚港口,只是现在找不到愿意提供储存原油船只的船主 伊朗趁着夜色掩护进行原油运输表明了它正努力躲避欧美国家的制裁欧盟石油禁运政策禁止世界各地为伊朗原油产品提供保险,与伊朗做石油生意不仅要承担声誉和财务风险,还将失去保险覆盖的保障 运入无人地带 纳闽岛距离婆罗洲海岸不到10公里,由于没有台风所以经常被用来停泊空闲船只,而不是用来储存昂贵的原油业内人士透露,这是一个避开美国及欧盟把伊朗原油伪装成非伊朗出品并进行混合加工的理想之地 熟悉东南亚靠岸浮仓运营的人向路透社表示,“纳闽岛就像个无人岛屿,没有特殊情况不会有任何人注意那里” 伊朗已经降低了石油输出,出口量也从2011年的200万桶减了一半纳闽岛(运营)模式意味着伊朗可以用自己的船队运输石油2012年4月,超过半数的伊朗原油船队驻扎在纳闽岛海湾地区,这些船只装有约3,300万桶原油,用最新价格估算,价值为30亿美元 夜深人静时的午夜油轮 2012 年8月,伊朗国际油轮公司(National Iranian Tanker Co)的Lantana号向纳闽岛运送了100万桶原油,随后被转移到了名为Titan Ruchira的靠岸浮仓上8月10日,伊朗的Motion号往该地区运送了200万桶燃料油,随后转移到了Titan Tulshyan上这两艘伊朗油轮已在7月被美国列入了黑名单,美国公司和公民不能与其进行商业活动 第三艘NITC的油轮Justice号已启程开赴纳闽岛,但航运数据显示这艘油轮改变了航向,预计在9月17日抵达中国大连港另外一艘Pioneer号,原计划于9月初抵达纳闽岛,现在已改变行程前往马来西亚西南海岸 一位马来西亚航运业人士透露,“Lantana号油轮的操作都在夜间完成,他们甚至没有使用正确的船对船转移技术”另一位消息人士表示中国商人曾开出每桶54美元的价格希望从伊朗购买原油,价格仅为伊朗最便宜原油售价的一半,但是被伊朗方面拒绝 中国国企及军委难逃干系 上文所提到的两艘Titan油轮是由Tulshyan集团在2010年以一份五年的租船合约出租给了位于香港的Titan Petrochemicals集团由于近几年大宗商品运输业供大于求、全球经济极不稳定,这两艘船又被卖给了一家中国国有石油贸易公司──广东振戎能源有限公司,它的母公司为珠海振戎公司 珠海振戎公司与中共政府关系紧密,它是直属国务院国资委管辖的大型中央企业,获得国务院和中央军委授权从事“军品易油”贸易公司简介中自称“开拓出了一条长期、稳定的用原油还欠军品货款的供应渠道” 内部人士表示,该公司是中共与伊朗作军火换石油生意的几大公司之一,美国早就把珠海振戎公司公司列入制裁名单 北京在伊朗问题上可谓劣迹斑斑,曾公开向伊朗出售核材料,而且在1985年至1997年是伊朗主要的经济合作伙伴2009年,曼哈顿地区检察院指控一名中国商人和他的公司在2006年至2008年向伊朗军方提供钨这种高强度钢和特殊金属,这些材料可以被用来制造远程导弹和核武器近日,美国检方发现中资银行违反制裁伊朗禁令,为伊朗洗钱,美国司法部(Justice Department)和财政部(Treasury Department)正在进行相关调查 伊朗制裁背景 伊朗与国际社会的恩怨由来已久二战后伊朗最高精神领袖霍梅尼遭美国支持的巴列维国王驱逐,流亡15年后于1979年回到伊朗重新接管政权,伊朗也重回政教合一的原教旨的天下,仇视西方也成了伊朗的主流 由于其独裁统治及对恐怖质疑的支持,伊朗、伊拉克和朝鲜也被美国称为“邪恶轴心”,伊朗核问题也成为其与美国关系的导火索联合国安理会于2006年12月 23日一致通过1737号决议,决定对伊朗实行一系列与其核计划和弹道导弹项目有关的禁运和资产冻结安理会又于2007年3月24日、2008年3月3 日、2010年6月9日分别通过了1747号决议、1803号决议和1929号决议,加大了对伊朗核问题相关领域的制裁 根据1968年7月1日签署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5个国家被视为“核武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