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作家被行拘 披露民间“怀念江泽民”的特殊方式(组图)

发布时间:2018-01-05 04:14:01来源:未知点击:

周远志 23日长期揭露官员腐败周远志被当局行政拘留外媒称,周远志因经常揭露政府阴暗面,所以对他进行报复,或会将他改成刑事拘留,最终将他判刑周远志2003年曾刊文披露大陆农民普遍对江泽民的憎恨与厌恶,并用特殊方式表达出来究其原因是在江泽民闷声发大财治下,税负沉重民不聊生 自由亚洲11月23日报道称,长期揭露官员腐败的周远志,现正拘留于湖北省荆门市拘留所,其妻子张中凤周四(23日)对本台表示,她现在仍然未收到当局发出的任何拘留文件,早前只获丈夫前单位的领导告知,其需要被行政拘留15天,并预期将于周六(25日)获释 但是究竟以什么罪名拘留他,又或者其被捕的情况,该领导就表示不清楚而在丈夫关押期间,有多名警察到其家中大肆搜查,并将物品带走调查她指,在没有办法下,唯有等待丈夫释放出来,才计划下一步行动 张中凤说︰什么都没有,什么手续都没有给我!(周远志)带人去那个上访嘛(后被抓走),后天我们去接他嘛 记者问︰抄家这样子,情况是怎样的 张中凤说︰没有收走什么东西,就是我的那个平板电脑被收走吧,那个电脑是我用的,是我老公他用的一个聊天工具嘛,可能那个原因要带走 周远志的好友湖北异议作家杜导斌表示,当局认为较轻的罪行,才会以行政拘留惩罚违规人士,在拘留期间一般不会到当事人家中进行搜查,所以他认为周远志这次被抄家,是当局希望搜集证据,以便日后由行政拘留变更为刑事拘留,最后带他到法庭判刑,因为他经常发表人权状况和抨击官员的文章,所以当局这次就藉着他带民众上访一事,而另找罪名打压他 杜导斌说︰公安到他家里抄过家,都查过,那么抄过家以后,就有可能转成刑事拘留了,因为行政拘留不可能抄家的,那没必要,对不对他的确写过很多文章,就是锺祥(周远志的家乡)地方的调查这些方面东西,这比较多一些,就是污染及城市规划这方面调查比较多一些,就是弱势群体,就是维权方面比较多一些 周远志是一名自由撰稿人,由于长期撰写、发表关于各类社会问题及揭露官员腐败的文章,在2008年5月被湖北省钟祥市国家安全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抓捕,获释后周远志在家长期被当局监视居住他以笔名曾仁全发表多篇敏感文章,其中题目包括“农民以特殊方式表达对江泽民的憎恶”及“人民的名义远离普世价值” 农民特殊方式表达对江泽民的憎恶 周远志在2003年刊发的上述文章中提到,今年先后多次从城市到农村老家走亲戚,发现农民以丰富的想像力、特殊的方式表达对江泽民的憎恨与厌恶,令人啼笑皆非的同时,又感到是一种无奈的发泄 镜头之一:农民家里举办红白喜事,对前去送人情(币值)的亲友都要记帐,在一长串的帐单上,我不经意地发现了“江泽民”的名字,不解地问:“是不是搞错了,怎么会有江主席的各字呵”记帐的人不以为然地说:“不写他写哪个记着好玩的”我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周远志说,第二次又到一个农村的亲戚家里赶情,在一本长长的帐单上又发现了“江泽民”三个字,不竟大奇,围观的亲戚就开心地解释说:民间所说的第六十一位数是个不吉利的数字,是鬼数,叫鬼搞六十一,只有把江主席排在这位数字与鬼相伴了,我们这里做红白喜事,记帐时都写他个老家伙,不信试一试 周远志说,我就过细地数起来,数到第六十一位数时,果然是江泽民排在其中,曾经是泱泱大国不同一世的君主,还没有”归天“的时刻,在农民的心目中仅是一个与鬼相伴角色 镜头之二:我的一个农村的姑父去死了,按照风俗做成一男一女两个纸人作为殉葬品,在纸人堆里,我惊讶地发现有一个纸人上写着“江泽民”三个字,司仪神秘地告诉我说:有活人作陪,死者超度的要快一些,在阴间也不会受苦另外一些亲戚就七嘴八舌地对我说:活人作为殉葬品有哪个最合适呢,只有江泽民这个老家伙了 镜头之三:过年期间到农村老家给长辈拜年,在邻居一间猪栏上发现一付对联:上联是:邓小平先富政策方得个个头头肥大;下联是:江泽民小康思路才有头头个个该杀看了不竟哑然失笑 周远志强调,中国农民的性格中,有圆滑世故、听天由命、逆来顺受的弱点,另一方面,他们只有用咒骂和戏弄来发泄一下对现实不满的恶气 周远志在文章中进一步揭示了农民痛恨江泽民的原因 闷声发大财治下;税负沉重,民不聊生 周远志说,以土地为本的农民被名目繁多的税费压的不堪重负,2002年在一个乡镇了解到,这个仅3、1万人的乡镇,要按照二十多个税费指标上缴3000多万元的税费,仅从乡镇到管理区,从管理区到村组的三级组织,且层层加码,巧立名目设置“非耕地承包费”、“零星地承包费”等费用户平达二百多元 实行负担分摊,是加重农民负担的特殊方式,农民没有农林特产税的征收范畴,仍然按田亩分到亩平三十元左右的费用,不论养没养猪,户平分摊屠宰税七十元左右,镇里收取了修建乡村道路的费用后,村里修乡村道路再进行集资,农民用于耕地、耙田、只在乡村公路上行驶的手扶拖拉机还要按每台强行缴纳三百元左右的“养路费” 有一个刘姓的农户告诉周远志,他家4口人,耕地面积10、5亩,没有果园鱼塘,但分给他农林特产税192元,农业开发基金26元,只喂了两头猪,准备儿子结婚做事的,却要交屠宰税72元,防疫费27元;连居住的房屋下的土地,还要交“台基费”300元 周远志强调,农民苦不堪言,忍辱负重,向上反映了一次又一次,但天下乌鸦一般黑,有谁会真正的为弱势群体的农民说话嘴里喊着减轻农民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