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时代》周刊:揭开脸盲症之谜

发布时间:2017-08-04 17:05:01来源:未知点击:

  东北网7月17日电 据《时代》周刊报道,你听说过色盲症,但你听说过脸盲症吗顾名思义,所谓脸盲,就是指患这种病的人突然之间记不起熟人是谁了,而且最新研究发现,过去被认为极为罕见的脸盲症实际上较为普遍   塞西莉亚·伯尔曼一直在辨认别人面孔方面存在问题小时候,她只能从学校照片中费力地找到自己的脸,如今,要想描述出其母亲的容貌,她也要费上九牛二虎之力多年来,伯尔曼得罪了无数朋友,有时在临近街道或在办公室走廊走过时,因为自身存在的障碍,她与朋友擦肩而过伯尔曼说:“人们认为我是势利小人因为他们认为我连个招呼都不想打,因此不愿同我交往,使我失去了结交新朋友的机会,这令我十分伤心”现年38岁的伯尔曼是斯德哥尔摩的一位电脑专家   伯尔曼所患的面孔遗忘症(prosopagnosia),更为通俗的说法是脸盲这种疾病被认为是极其罕见的现象,主要是由大脑损伤所致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肯·纳卡亚玛说,截止到几年前,脸盲症记录在案的病例大约只有100例上个月,德国一研究小组第一次将该病的流行程度以图表形式做了详细说明,其研究结果值得关注此项研究结果刊登在《美国基因学杂志》上   这项最新研究显示,脸盲症(在希腊语中,prosopon意为脸,agnosia意为不知)具有很强的遗传性,令人惊讶的是,这种疾病实际上比较普遍,患者感到非常痛苦,其患病比例约为五十分之一,单在美国就有500万患者德国明斯特人类基因研究院托马斯·格鲁特博士说:“这个比例的确是太高了,着实让人唏嘘不已”格鲁特是这篇论文的作者之一,他本人就深受脸盲的困扰   不过,在诸多受害者当中,每个人的情况又千差万别对多数患者而言,分清一张脸并不是什么难事脸盲症患者同任何人一样,能看清眼睛、鼻子和嘴尽管轻度患者要想记住少数人的脸,只能进行自我锻炼(据说,这一过程同将一块石块与另一块石头区分开来差不多)一些病情严重的患者甚至无法辨认家人的脸,甚至是自己的脸40岁的霍华德是来自科罗拉多州玻尔得市的一位家庭主妇,她说,当自己站在拥挤的公共卫生间镜子面前时,她会先做个鬼脸,正如她所说,“这样我就能辨认出哪张是自己的了”   多数脸盲症患者早早练就了应对技能他们可以根据诸如发型、声音、步态或体形等特征来辨认对方他们会尽量避免去能够偶遇熟人的地方当行走在大街上,他们装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他们要么对每个人笑脸相迎,要么对所有人置之不理简言之,他们会发展成为伪装自身官能障碍的娴熟专家格鲁特说:“这也正是那么长时间以来,脸盲症患者‘堂而皇之’走在人们面前,不露蛛丝马迹的原因所在”   在此项新研究中,格鲁特及其同事对当地高中和医学院的689位学生进行了调查,发现17位学生存在脸盲症在对17位患者中的14个家庭做出进一步访谈后,研究人员发现,他们中的每一位至少有一位亲属存在同样症状通过遗传模式判断,格鲁特推测,脸盲症或许是由于个别显性基因存在缺陷所致,因此,如果父母一方存在这种症状的话,其子女受遗传的比率高达50%   霍华德就是那些受遗传影响的诸位孩子中的一位去年,她从一篇新闻报道中获悉脸盲症这个词,她忽然发现,原来自己就患有这种病随后他与伦敦大学学院的布拉德利·杜查尼取得联系,后者同哈佛大学教授纳卡亚玛共同负责脸盲症研究中心去年4月份,布拉德利给霍华德、她的父母以及其他6位兄弟姐妹做了一组面孔识别测验,包括一项辨认名人面孔的测试霍华德一家人的得分均在平均水平之下布拉德利说:“我向他们中的一位出示一张‘猫王’埃尔维斯·普雷斯利的照片,结果她却将其看成波姬·小丝(前世界超级模特)”   神经学专家对大脑如何感知面容的过程了解得还不全面,只知道从事这一工作的能力从一出生便具备,涉及大脑不同区域的广泛分布,或许反应面部对生存感知的重要性同陌生人比起来,婴儿更喜欢看母亲的容貌,并能迅速学会如何区分男人和女人的脸但在脸盲症患者中,那一神经路线的某些通道似乎被切断大脑扫描显示他们的颞叶和枕骨脑叶都有损伤,而大脑的这两个区域就主要负责面部识别   如今,像伯尔曼一样饱尝脸盲之苦的患者应该意识到,还有许多人与他们同命相连,所以应放宽心情,不必负担过重伯尔曼与邮件列表中那些脸盲症患者最初取得联系是在2000年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