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少年班“育人”还是“毁人”---争议背后的科大少年班

发布时间:2017-08-02 01:01:01来源:未知点击:

不久后19岁的少年班01级女学生,也因窃取同学的国外大学邀请信,并且冒名拒绝再推荐自己,再次引起了宣然大波事件公布以后,中科大少年班又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有人更藉此为由头,否定了少年班的教育模式   有关少年班究竟是“育人”还是“毁人”的讨论不断,究竟该不年纪较轻的孩子送入大学,成为教育人士与父母最关心的话题 “并非揠苗助长或刻意栽培” “每年有3、5百万高中毕业生,按照常态分布下,就会有几个年纪比较小一点的,这是正常的现象,并非揠苗助长或刻意栽培”15岁时进入科大83级少年班的冷晓华说   图:78级少年班校友囘母校访问 冷晓华日后自宾州大学华顿商学院毕业,并且从事对冲基金管理,目前有个五岁、对黑洞特别有兴趣的儿子他告诉多维,现在他也在考虑孩子是否该走自己这条路虽然这点上面他与太太有不同的意见,不过他们都相信顺其自然最好“但是发展得快也不代表不自然!”他强调   冷晓华认为,教育小孩应该先开发他的潜能,再看看他可以走到哪,父母该做的是给予空间培养“如果孩子能进入少年班,那很好,进入不了或是加入后跟不上进度,那也无妨”他笑着说,“也许孩子是拥有其他方面的长才,或者他在顽皮方面特别出色”   同样是透过正规高考进入大学,少年班83级学生的平均考取分数,高于科大当届总平均分数冷晓华感觉,少年班的学生就是年纪小一点,但是总不能因此故意让这些孩子留级“与年纪大一点的人在一起,我们也许被当成小猴子耍,但是有一堆小猴子,那也很OK在这过程中,原本就是有幸运的时候,也有不幸运的时候,这都是很正常的事!”他说 三年级分专业的教学模式 冷晓华回忆,他从小就习惯在一群人当中,自己是属于年纪最小的在科大少年班的时候也是如此,根据学校安排,他们大部分的科目都与一般学生一同上课,只有英文等少数学科例外同样来自科大少年班、目前在Philadelphia International Advisors投资公司担任研究分析师的黄崴则指出,少年班前两年的课程,多半按照科目与该系的学生一同上课,这种直到后两年才分系的方式,让他获益良多   对此,科大校长朱清时曾分析,这种教学模式就是少年班最成功之处他指出,一般而言大学生入校就必须分专业,而少年班学生入学后不分专业,先强化基础课,三年级以后,再自选专业如此一来,学生才能选准他有天赋且喜欢干的专业,取得成绩的可能性也就大得多   从总体看,少年班学生在中科大优秀学生中占很大比例据学校跟踪调查,少年班毕业生成才率非常高,有85%以上考取国内外高校和科研机构的研究生,三分之一以上获得博士学位,比例远高于中科大的普通本科生而少年班创设至今,约1千名的校友当中,即有数百名杰出人才活跃在国内外知名学府、科研机构和经济领域,包括微软全球副总裁张亚勤、发现了世界上最小的纳米碳管的秦禄昌、世界上第一位认知学博士张家杰等,都是在中科大少年班度过大学时代的人 生活自理与人际课题的争议 图:2004年科大少年班毕业典礼上,身着学位盛装、期待神圣时刻的博士、硕士们 少年班三年级分专业的教育模式受到好评,然而颇受外界质疑的仍是学生生活自理能力对此冷晓华认为,有些关于少年班的报导,事实上是言过其实,譬如报导提到导师制度时称,有些导师得替一些年纪小的学生冲奶粉,这都是夸张的说法   “换个角度来看,少年班学生的生活方式,其实是相当的创新有趣的”冷晓华回忆自己在少年班求学的过程,“比如我们想打乒乓球的时候,就利用凳子组装出球桌;我们也常利用课余时间看小说,像是琼瑶、古龙等等,这些台湾作家真是害惨我们了,哈哈!”他感觉,少年班的同学都是很正常地过生活,并且在正常的过程中,逐渐改进、发展才华,成为一个个很有意思的人   黄崴也提到,在他们求学的年代,大家生活也不是很富裕,所以都很懂得如何照顾自己,并不像外界猜测的一般,这些年纪较小的大学生们会有生活自理能力不足的问题“普通中学里也有许多与少年班同龄的学生住校,像我自己15岁进科大少年班,与正规的年纪仅相差三岁,我感觉问题一点也不大”黄崴说   至于许多人关注的人际关系课题,冷晓华认为,其实人的年纪无论大小,遇到事情时,各自都有自己的处理方法,年长的人也许面对面好好谈一谈,年纪小的也许就先打一架,但都是从中慢慢累积解决问题的能力“当然少年班的确也有一些做法,在设定可以改变,譬如早晨六点半要求学生起床跑步,这实在没有必要,这个时段让学生睡足一点不是更好”冷晓华对多维补充   朱清时也曾对国内媒体指出,社会上对科大少年班有不少误解,事实上,少年班心理素质问题并不象外界所说的那样严重,现在少年班的学生与同级的普通学生大多数只差两三岁,而不是外界想像的五六岁,因此与普通学生的心理差异并不很大   此外,过去在外界超乎寻常的关注下,不少学生精神压力巨大,成绩下滑,以至于舆论开始质疑少年班现在学校努力为少年班学生创造良好的学习环境,学生几乎不再受打扰还成立了心理谘询中心,及时帮助出现心理问题的学生解决心理难题 专注与自信终身受用 对于这些昔日的少年班学员而言,除了知识之外,少年班带给他们最宝贵的东西,其实是专注与自信的人格特质   “聪明不代表你可以达成更多但是少年班的特色在于,我们在许多方面都全心投入譬如我们的桥牌时常得到冠军,参加全国围棋比赛也得了奖,打乒乓球时都是与校队对练少年班大部分的学生,就是具有这种专注与投入的精神”冷晓华举例,当年他班上有一名同学看起来挺瘦弱的,但他从小就爱打羽球,日后听说还在西雅图公开赛拿到冠军   图:86年科大少年班学生在做实验 冷晓华认为,这种性格除了来自个人,部分也是来自少年班,可以说这个制度已经把可以专注的人选了出来在这个班级里的人,大多数的人都对事物有专注的能力,并且拥有相信自己的自信“因为这种建立于内在的专注与信心,我们都从少年班中获益”他说   黄崴也对多维表示,考取少年班之后,因为与许多聪明的孩子在一起,感受到竞争也感受到动力,这样的过程,给了他一份永远夺不走的信心   根据国内媒体报导,中科大学生处副处长孔燕特别强调,少年班学生的智力水准、记忆力比同龄人高出许多,大脑的反应能力和创造性思维较强,不过研究发现,杰出人才更多地取决于动机、兴趣、情感、意志、性格等非智力因素因此少年班特别重视心理健康和挫折教育方面的培养,定期为学生举办心理讲座,指导学生用自我激励、心理补偿、升华、转移、宣泄等方法,来调节受挫折后的心理不平衡   此外,冷晓华也建议,少年班如何协助学生在竞争中做好准备,是一项重要的课题他认为,竞争并非坏事,少年班的学生知道如何在严格的环境中做到最好,但反过来看,少年班某种程度而言,并没有教导学生如何在其他的环境里发挥;此外,少年班的学生从小就生活在一个很固定的环境中,如果这些人能够学习冒险与承担风险,尝试走不同的道路,成就可能会更不同 出国比例高领域转换频 毕业于少年班83级的黄崴估计,该届学员目前约有30多人选择在美国发展,他指出,从出国的潮流来看,因为学术发展的考量,少年班的学生的确是容易走上这条路根据国内报导分析,少年班学生热忠出国的原因有二,首要原因是国外优越的科研和生活条件,以及在相关领域的领先优势据中科大领导、少年班管理教师以及少年班学生反映,由于少年班学生历来表现出色,国外尤其是美国对少年班毕业生申请出国给予了特别的优待,基本上会很顺利地拿到签证,并且有很多大学愿意接受少年班毕业生另外国外大学一般都会给留学生提供充足的学习和生活经费,既可以保证他们的学习需要,也减轻了家庭的负担,让他们有自立的满足感   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国内研究生考试压力太大少年班学生反映,现在只有北大和清华是可以不受比例限制,进行研究生保送的学校,科大的保送比例只有20,虽然学校已经尽力向少年班倾斜,使少年班的保送比例略高于全校平均水平,但是仍有大量学生不得不通过考试才能实现继续深造很多人认为,与其把时间和精力放在复习研究生考试上,不如考托福GRE,而且去了国外还可以拿奖学金   除了出国比例高,冷晓华提到少年班学生的职涯路径也很有趣,在两三个全然不同的领域中转换,对他们而言是常见的事比如他当年的一位同学,拿到博士学位后立刻就把书烧了,然后又进入全新的领域钻研他本身在少年班时是主攻生物专业,目前则选在金融界发展   图为1987年科大少年班学生在上课 黄崴认为,面对各个职业的转折点上,能作出好的选择,这就是成功冷晓华则说,“我们不是每天都想做一个英雄,但我们会在自己的领域中,尽力创作与发挥不是每个人都需要拿到诺贝尔奖,对我而言,至少跟我同学这帮人相处的时候,他们总是拥有着吸引人的地方,这就是成功了!” 聚光灯下的科大少年班 根据新华社的报导,1978年3月,在着名科学家李政道、杨振宁和丁肇中等的大力倡导与推动下,为尽快培养科技领域出类拔萃的优秀人物,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成立了全国第一个少年大学生集中培养基地──少年班截至目前,已招收29期共1134名少年大学生中科大少年班成立之后,国内十几所重点大学相继办起少年班,但不久又纷纷停办  该校认为,科大少年班办学之争是源于它的“问题学生”中科大副校长程艺指出,少年班几乎每年都有几个问题学生被退学,有的自控力差、贪玩、学业跟不上,有的品行不端,还有的出现严重的心理问题但这些现象在普通班级同样存在,不是少年班的特有现象不能因为少年班名气大就不允许它出问题,也不能仅仅因为出了少数问题学生,就怀疑它存在的必要性   从初办时受到社会和媒体的过度关注、追捧,到日后有些人认为少年班“揠苗助长、摧残孩子”,中科大少年班屡屡成为焦点校长朱清时对新华社说,他们的态度是不受外界干扰,一心办好少年班,争取早出人才,快出人才目前中科大根据少年大学生的心理、生理等特点,探索出通才教育和因材施教相结合、专业教育与全面素质教育协调发展的路子比如在全国率先让学生自由选择专业,按自己的志趣发展,以增加内在的求知创造动力再如过去的少年班偏重理科,现在开始注重培养学生全面的科学知识,开设文学、历史和艺术等选修课程,帮助他们构建广博的知识基础   第一届少年班学生在强力的聚光灯之下,出现了宁铂、干政、以及谢彦波等较极端的例子冷晓华根据自身的经验则表示,日后到了他自己在少年班读书的时候,外界过度关注的眼光已渐渐平息,学校的经验也越来越丰富,因此他认为,他所就读的83届班级可被视为一个很好的缩影   “我们班上有年纪很小的孩子,也有15岁这种年纪中不溜丢的学生,当然还有像我一样混的人,老师就曾因为我太混而写信给我老爹”冷晓华笑着说,直到现在同学之间的互动仍然很密切,他一生参与过很多集体,但就属当初在少年班的这个团体最为紧密   “我本身相当享受这个经验如我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仍会做出相同的决定,选择进入少年班渡过我的大学生活”他说 日前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首批学员回母校聚会,立即吸引媒体的目光,首批学员中,以微软亚洲研究院首席科学家张亚勤最受人注目不过媒体跟踪采访的同时,也披露了当年班上大名鼎鼎的神童的近况,包括宁铂出家、干政自我封闭、以及谢彦波有心理问题等情形   不久后19岁的少年班01级女学生,也因窃取同学的国外大学邀请信,并且冒名拒绝再推荐自己,再次引起了宣然大波事件公布以后,中科大少年班又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有人更藉此为由头,否定了少年班的教育模式   有关少年班究竟是“育人”还是“毁人”的讨论不断,究竟该不年纪较轻的孩子送入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