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鄂尔多斯官员称负债过千亿(图)

发布时间:2018-02-04 06:12:01来源:未知点击:

“都没有实现挂账,怎么审计进去”8月7日下午4时,在鄂尔多斯市东胜区园林绿化事业局二楼,30多个“债权人”拿着材料,希望能够得到领导签字,以使等了三年多的债务能够实现挂账 “6000万元债务转到他们单位,手续好乱,都疯了”8月5日,东胜区审计局办公室内,工作人员称已有单位开始“债务转移” 8月初,随着全国政府性债务审计开始,“债城”鄂尔多斯压力陡增,相比于坊间盛传的负债3000亿元,官员更愿意提及2011年“三级审计”中的800亿数据,但也坦承此次审计后债务数据必然会破千亿而地方债券截至2012年为114亿元,更多的债务则在银行和企业 “城投公司作为融资平台,是最可见的债务,看不到的是许多项目欠企业钱,公共项目中没法兑付的信托资金”鄂尔多斯市财政局官员称,当地的政府性债务,正在拖累企业,也进一步使当地经济陷螺旋下降风险加大 据了解,目前内蒙古审计厅已经进驻鄂尔多斯,但根据初步安排,9月10日前由市审计局完成审计区、旗一级债务,之后在10月初由自治区审计厅完成对市一级债务审计但整体审计情况是否公布、何时公布尚无确信 造假疑云 8月7日中午,在东胜区园林绿化事业局(以下简称“东胜园林局”),十几个债权人吃过饭后,坐在车里等着该局王生荣局长回来 “三年了,每年都给一点儿,今年说会给实现挂账,前几天又打电话让我带材料来结果现在又不确定了,如果不能挂账,我买了税票不是白费了”罗军(化名)称,园林局欠他们公司几百万元债务中,过半是2009年既已形成的 更多人手中则拿着若干张“报销单”,数额从几万到几十万元不等“实际上是债务,都是养护、机械做工的费用”债权人透露,这些债务很多是在2009年前即已形成,但始终未能成为债务凭据 下午3时,局长王生荣到来债权人随即蜂拥至其二楼办公室门外,逐一进入面议“债务”问题半小时后,几个手持“报销单”的中年人笑着走了出来,并告诉众人王局长签字了 但几分钟后,这些人又从隔壁的财务室走出,压着嗓子开骂:“局长签字让给钱,财务说没钱,这不耍人吗”几经反复,甚至在王局长亲自到财务室后,债权人中除两三人拿到几万元外,走廊里的30多人都未能拿到钱,更没有人能够实现挂账 “不挂账,这个债务就不在面上,审计就看不到,我们等于是给政府债务打掩护了,而且打了三年的掩护!能理解,但不能再等了,再等企业就完了”罗军离开时称,其他债权人也抱怨因为三年接连欠债,已不敢再接绿化项目“前段时间东康大道上死了一些树,给10万块钱让换一下,这摆明只够买树,所以谁干谁就得做好准备继续负债” 当地媒体报道称,8月2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监察局正局级监察员朱家枢率领的创建国家园林城市专家考查组,在鄂尔多斯市完成创建国家园林城市实地考查后表态:鄂尔多斯已经达到了国家园林城市标准 此前当地政府大肆宣传报道包含绿化在内的所有城市建设,并宣称这类建设是在中长期规划下进行的,显现了城市管理者的长远目光但在外来人口大幅减少的今天,这些建设颇显怪异:两条双向十车道相隔不远,接通伊金霍洛旗和鄂尔多斯机场,但却鲜见有车辆经过;各个工业园在傍晚灯火通明,但即使在白天也很少能见到人…… 东胜园林局财务人员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罗军他们的债务,暂时不会出现在账目上“最早也得等审计结束后看吧” 企业受累 “2011年是三级审计,分别是省、市、区,这次是五级审计,下面多了乡镇,上面则是国家”8月7日,东胜区审计局负责人透露,由于东胜区仅下辖3个乡镇,所以该局工作人员均已被市审计局统一调配,于8月5日开始分赴区各政府部门、企事业单位审计 按照计划,9月10日前区、旗一级的审计将告结束,之后开始针对市一级审计在记者看到的一份相关培训文件中,此次政府性债务审计被要求尽可能全面涵盖各个政府部门及企事业单位在印制出的空白A3纸审计表单中,对债务的各方面均有细分 “信托这些可能还要再确定一下,应该不会被算作是政府性债务吧”伊金霍洛旗审计局负责人称,尚不确定因参与公共建设而无法兑付的信托资金,是否会出现在审计中 对于2011年的审计情况,鄂尔多斯市财政局官员称,当年的相关会议中,提到的数据是800亿,即截至2010年,政府性债务为800亿元“但那个不精确,所以这次肯定得过千亿” 对于整体债权人构成,该官员称除银行外,企业所占比例绝不会低,因为大量公共设施建设中,政府支付在不断拖后,这直接导致企业大量倒贴,也有不少项目在完成验收后,仍难向政府清债前述园林绿化的情况,在他看来恰是典型代表 “小一些的企业,资金情况吃紧到要找民间借贷救急,所以这种情况继续下去的后果,就是政府、企业、民间三方因为巨额债务,都没了活力,整体经济继续向下滑”该官员称,8月8日,在东胜区召开的针对此次债务审计的会议中,来自内蒙古审计厅的人士也表达了同样的担忧 据了解,企业在承受已有的债务之痛外,在此次审计中,可能还要继续承接一些想不到的“债务”8月5日,记者在东胜区审计局采访时,工作人员提及当地某部门正将高达6000万元的债务转移给某企业,并因转交仓促而致许多手续错谬百出 类似的传言则更多出现在当地企业界,罗军称因为许多企业迫于已有债务,且想要在未来继续承接政府项目,就必须像他一样,忍气吞声继续给政府的债务打掩护 “鄂尔多斯把未来几十年的建设都提前完成了,以为抢跑了,领先了,实际是把未来严重透支了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政府项目给咱更何况现在经济形势这样”罗军称,鄂尔多斯在超前规划下,不切实际地高速推进城市化建设,最终埋单的则是整个地区经济 对于罗军这类情况是否会被计入审计,以及该类债务所占比例多大,财政局官员以“绝非个例”置答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