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通訊:屠殺 虐待 霍亂——日軍戰俘營倖存二戰老兵的夢魘

发布时间:2019-07-08 11:02:00来源:未知点击:

   新華社記者張建華     從日本憲兵隊戰俘營死裏逃生近70年後,已步入耄耋之年的英國二戰老兵弗雷德·塞克仍常常被日軍虐殺戰俘的噩夢驚醒     “我不輕言饒恕,我沒有權利代表我死去的戰友們饒恕日本軍國主義罪行我的那些朋友——哈裏、鮑勃、約翰、吉斯、蒂格……已根本不可能再有說話的機會,”98歲的塞克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含淚說       (小標題)“死亡鐵路”枕木下的十萬亡靈     塞克,原籍荷蘭,曾是一名二戰老兵,也是修建泰緬鐵路的同盟國戰俘倖存者,現居英國1942年,塞克在當時的荷屬殖民地爪哇服役期間被日軍俘獲,之後被強行押往泰國修建臭名昭著的“死亡鐵路”——泰緬鐵路工地     1942年6月,為打通東南亞戰場物資供應鏈,日軍違反關於戰俘待遇的《日內瓦公約》,以殘酷手段迫使同盟國戰俘和大批亞洲勞工以生命為代價修建泰緬鐵路據戰後統計,12399名同盟國戰俘和9萬名亞洲勞工在修建這條長415公里的鐵路期間被殘害致死     塞克記得,自己走進日軍戰俘營時還幻想著能得到日軍的“戰俘待遇”,但迎接他的是日本兵的搶劫和暴打     “只幾分鐘的功夫我就明白,我在這裡不被當人看在那些日本人眼裏,一個戰俘的生命甚至比不上一條蚯蚓”     (小標題)屠殺 虐待 霍亂     在修建泰緬鐵路期間,日本憲兵隊用各種酷刑折磨、殘害同盟國的戰俘,包括:刀刺、砍頭、性虐待、灌水後踩踏、將戰俘鎖在疫區……     塞克說,如果被日本兵認為偷用“皇軍財物”、冒犯長官或試圖逃跑,那麼都可能被當眾斬首“日本兵把砍掉戰俘的頭顱當成表演每次,日本兵會拿著槍逼迫整個戰俘營的人去觀看砍頭甚至被日本兵當成練習斬首‘技術’的手段”     日本兵還對戰俘進行性虐待,以此取樂他們找來一些女人,讓她們當著戰俘的面在河裏洗澡,“只要戰俘有哪怕一丁點生理反應,日本兵就會用細長的竹鞭對其進行抽打,給戰俘帶來極大的身體痛苦和精神羞辱”     在地處熱帶的泰國,關押戰俘的集中營瘟疫頻發每當有霍亂等瘟疫發生時,日本兵就會自己躲到安全的地方,而是把戰俘關在疫區不顧其死活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佈投降3天后,塞克得知日本兵已經連夜撤離有文件顯示,日軍曾計劃用炸彈、毒氣、砍頭等手段把戰俘處死後由於撤離倉促,倖存的戰俘們才得以死裏逃生     (小標題)歷史不能忘記     塞克說,那段成為日本戰俘的經歷給倖存者的餘生帶來了巨大創傷有些人終身殘廢,還有一些人精神失常甚至自殺     1946年,塞克回到了自己的出生地荷蘭,之後又移民到英國,成了一名工程師1985年退休後,塞克拿起了畫筆,將自己在“死亡鐵路”工地上的遭遇以水彩畫的形式記錄下來,並於1995年出版了回憶錄《永遠不能忘記》     《永遠不能忘記》在國際上引發廣泛反響,先後多次加印,並出版了中文譯本     塞克在回憶錄中寫道:“經常有心懷善意的人們來問我,我是否可以選擇原諒和忘記原諒與否也許關乎宗教,但選擇忘記則是非常危險的”     他還告訴記者,西方有些人對二戰期間日本軍國主義犯下的滔天罪行表現出“明顯的無知”,這讓他感到震驚     (小標題)警惕日本軍國主義復活     今年1月2日,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在英國《每日電訊報》發表《拒不反省侵略歷史的日本必將對世界和平構成嚴重威脅》一文塞克看到文章後於次日致信劉曉明大使,講述了自己在二戰期間的慘痛經歷,提醒世人永遠不要忘記歷史,警惕日本軍國主義捲土重來     “如果安倍再次走上軍國主義道路,那將給世界帶來可怕的麻煩,”塞克告訴記者     他還強調,安倍不應參拜供奉有二戰戰犯的靖國神社,而是應該公開徹底地懺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