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港报社评:经济周期下行不足虑,坚持改革可披荆斩棘--明报1月20日

发布时间:2017-10-03 08:13:01来源:未知点击:

(1月20日社评) 中国经济增长在2015年为6.9%,是25年以来首次跌破7%按官方说法,GDP增长仍然在合理区间,不过,审视经济持续下行趋势却未见触底迹象,起码今年内地整体经济情况仍然难以乐观中国经济在全球经济,特别是美国和欧洲经济复苏乏力之下,难以独善其身不过,撇除客观因素无法控制,难免受拖累之外,若主观可控事务调整好,足以抵消外围情况的影响进一步调整好中国经济的体质,不仅为应对今次下行周期,而是内地应该长期持续的努力方向 GDP增长25年首破七,今年持续下行难触底 去年首季和第二季,内地GDP增长为7%,第三季6.9%,第四季6.8%,因此全年经济增长为6.9%虽然符合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增长7%左右的预期,但是按季度增长持续下调,结合中国的主要市场美国和欧洲仍在复苏边缘或为摆脱债务困扰挣扎,有理由相信中国经济下行触底为时尚远,今年经济增长继续下调的可能性很大人民银行的最新报告,预期今年GDP增长将下调0.1个百分点至6.8%,有投资银行的预测更悲观,增长只有6.5% 中国经济规模接近11万亿美元,往后几年GDP增长即使只有6.5%,到2020年仍然可以翻一番,完成小康目标经济规模愈大,愈不可能保持高速增长,现在调整到中高速增长,按正常规律也是过渡期;经济体积达到更大规模之后,就有可能转为较长期的中速增长阶段,增速在5%至6%以美国、欧洲、日本等成熟经济体,GDP增长达3%已经喜出望外,相信中国经济也很难摆脱这个规律 中国经济除了外部因素影响,内部人口红利正在消失,导致生产成本上涨等,都是面临增长下滑的原因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经济有特定自身条件首先,中国幅员广阔,区域发展差异显着,可回旋空间较大2008年金融海啸之后,发展战略转移,加大向西部的投资,藉此拉抬增长失速,就是事例现在,调整经济结构,增长由原来主要倚赖出口和固定投资带动,转型为增加内需,包括消费和服务业对GDP增长的比例,这是中国可以完全掌控的调整,只要政策及时对头,经济增长可注入动力 内地第三产业对GDP增长的贡献,日益重要,去年增加值增长8.3%,超过第一产业(3.9%)、第二产业(6%)另外,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为50.5%,较2014年提高2.4个百分点,高于第二产业10个百分点至于需求结构进一步改善,全年消费支出对GDP增长的贡献为66.4%,较2014年提高15.4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和消费支出对GDP增长有较大贡献,这是调节经济结构的成果,但是以第三产业而言,与发达国家比重约占70%以上比较,中国仍有较大演进空间,只要持续推动,日后成果将更显着 至于强化内需,鼓励消费,空间同样广大,惟需有政策配合近年随着收入增加,内地居民已经比较愿意花钱,这从旅游业兴旺,每年以十亿计人次出门旅游反映出来但是总的而言,内地居民仍然不敢放开手脚消费,主要因为政府对医疗、教育等社会保障和公共政策的投入不足;居民需自行筹谋,为了生病有钱治疗、为了子女赢在起跑线,居民都积极储蓄以备不时之需储蓄或许是中国人的特质,严格而言也是美德,可是放在现代国家理财角度审视,储蓄过度对国家经济增长不会带来积极作用 转型有特定空间条件,坚持改革才可大可久 另外,有内地学者研究指出,内地现行户籍制度,外来人口的平均消费,与有当地户籍的人比较要低20%,原因包括社会保障不足降低消费意愿、无法落地生根降低置业意愿、预期将回老家收入减少也减低消费意愿现在内地约有2.7亿农民工,他们都是外来人口,设若透过户籍改革和提供公共服务,让他们在城市安居,就会释放大量消费潜能因此,只要政府坚持改革,就医疗保障、教育承担和改变外来人口的属性,让居民放心生活,他们将更敢于消费,对内需和社会消费带来不一样的局面这些都是中国经济转型的特定空间和条件,只要把握善用,整体经济将会收取另类红利 中国经济现况,实际上与两个周期有关:一个是环球经济的周期调整,一个是中国经济发展到一定规模的周期调整以30多年以来的发展历程和经验,相信这些周折不会是中国经济跨不过的坎,反而近期因为金融波动,内地的金融政策有走回头路之势,值得注意例如历年就人民币迈向国际储备货币的努力,近期因为人民币持续贬值而采取的变相外汇管制措施,客观是改革倒退,使投资者失去信心中国迈向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要做的除了改革,还是改革因此,会否坚持改革,是检验中国经济可大可久的唯一标准(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